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18年12月07日

沈锡清:子弹从后脑窜到鼻梁骨

阅读数:542  本文字数:995

沈锡清 摄

“喏,当年一颗子弹从后脑勺窜到鼻梁骨,几十年了,一直留在我脑子里厢。”说起自己的从军经历,沈锡清老人两眼发光。

 

在那炮火纷飞的年代,时任东南警卫团机枪班班长的沈锡清,奉命带领战友们拿下了强盗镇的敌伪据点。沈锡清经历大小过几十场战斗,东灶、三余、掘港、包场、南阳村、永阳村,什么仗都好打。只有这个强盗镇,四面泥涂堡垒砌得严丝密缝,据点里敌人三四支冲锋枪轮番扫射,第一轮冲出去的战友都牺牲了。沈锡清只能趁天色暗下来的时候,顶着浸湿了的老被絮,悄悄地从外围桥上爬到据点正前方的墙脚跟,偷偷撞开一个墙洞,神不知鬼不觉打进敌人的据点里……

就是在这场战斗中,沈锡清负了伤,也因此告别了短短四年的军旅生涯。老人祖籍崇明,自小母亲走得早,父亲另娶新妇,后娘脸色难看,他就出来当了兵。负伤后就更不想连累老实巴交的父亲,干脆自作主张留在了启东。

“政府真正对我好啊,知道我身有伤残,又是飞来燕子无亲无戚的,特别照顾分给我两间五架头房子,让我这个外乡人安居乐业。”沈锡清感慨地说,三年自然灾害期间,老百姓饿得实在受不了,就用番芋藤、嫩玉米秸头煮点薄粥汤充充饥,但区政府特别关照他,三年给他800斤大米。800斤大米啊,那辰光一个人每月口粮才多少啊!所以沈锡清一直念叨着:共产党好,共产党从来没有忘记我,给我房子住,给我大米吃,给我看病,逢年过节各级政府还送来慰问品。

据陪同前来的村干部介绍,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,伤残军人的各种优惠政策也水涨船高,他们出行不用买票,看病买药基本不用自己掏腰包,今年8月1日起,伤残军人的补贴又上调了。

老人当年在村里人撮合下娶了邻村姑娘,两人婚后并无生育,领养了1儿2女。如今儿女都已成家立业。老人说,如今的日子和过去简直没法比。以前每天吃炒青菜、烧茄子,现在冰箱里塞满鱼和肉;以前一件老布(粗布))衬衫一年穿到头,坏了补一块,经常补丁叠补丁,现在儿女们、外孙买来的衣裳穿也穿不完;以前夏天热,老太婆小芭蕉一夜扇到天亮,现在每个房间里都装了空调。说到这里,一直微笑着站在一旁的儿媳妇带我们来到老俩口房间:43寸的液晶电视,1.5P美的空调,清清爽爽的扁床上挂着白色尼龙纹帐。前来串门的乡亲说,儿媳妇一年到头从不串门跑亲戚,十几年如一日精心照顾老俩口。

沈锡清总是对人说,他这一世为人,平平安安,真正没遗憾了。最开心的事啊,就是每年过生日,女儿女婿、儿子媳妇、孙子孙女围坐在一起,四代同堂快乐无比。

(姜利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