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18年12月07日

一音一世界

阅读数:752  本文字数:1837

木火

 

秋夜圆月,城东古宅,清风入弦,琴声寥落,幽雅了一个月夜。让人想起的是王维的诗境: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亦或想象静寂的江南古镇,但目送,落花流水,在音和意远的琴声中沐浴畅怀,从容品味春天的背影。

其实,那晚听众不少,梅庵派传人洪晨先生前来讲演,吸引不少风雅之士。据说,在北京城,弹古琴已是四大俗事之一,启东亦如此,大雅成大俗?在众人尊崇的目光里,洪晨先生称有些紧张:“我的恩师龚一先生是启东人,第二次来启东,感觉文化氛围越来越浓了。”

原来如此,启东竟出古琴大家!梅庵派源出诸城派,王燕卿创立,曾在南京大学东校区(今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)梅庵教授琴艺,故得名。其传艺徐立荪,再传龚一,又传洪晨,这般的师承关系使梅庵派结缘启东这片新土,而徐立荪亦有后人生活在启东。“梅庵派的贡献是优美、圆润的运指方式。”洪晨先生讲解道,“现在学古琴的人,运指方式都是梅庵派的,譬如揉弦,带有弧度的运指,使琴声更为婉转悦耳,更有内涵韵味。”

那晚,洪晨先生提到了《流水》:“不弹《流水》,等于没弹过古琴。”1977年美国发射了“旅行者1号”探测器,携带了一张喷金铜质磁盘唱片,含有一个90分钟的声乐集锦,包括地球自然界的各种声音以及27首世界名曲,所选乐曲中,管平湖先生弹奏的《流水》这一曲几乎未剪辑,7分钟,自然成曲。遗憾的是,当晚洪晨先生没有亲自弹奏《流水》,而是让他的女弟子陈筱煊演绎。结束后洪晨先生送我一张精致的古琴专辑《出和雅音》,有《关山月》《秋风词》等14首古琴曲,可惜没有《流水》。

数日后,逛市区新干线音像,竟然淘到龚一大师的古琴独奏专辑,唱片上注明:“龚一,原籍江苏启东,1941年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。知名古琴演奏家……”专辑的第一首曲目便是《流水》,为清代四川青城山道长张孔山的谱本,他对原来的琴曲进行了加工,增加了许多“滚拂”的技法,模仿流水湍急的自然景象,人称“七十二滚拂流水”。听龚一先生的演奏,清澈而悠远,幽深而苍茫,回声阵阵,琴音袅袅,令人称奇!

“伯牙鼓琴,志在高山。钟子期曰:善哉,峨峨兮若泰山!志在流水,钟子期曰:善哉,洋洋兮若江河!”“高山流水”让人倍感温馨的一个典故。然而,聆听《流水》,不必老是惦着知音。“高山流水觅知音,骗了大家几千年,俞伯牙与钟子期根本见不上面,两人相差了一百年。”洪晨先生说,“《流水》表达的就是流水……”

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往往寄情于山水,创作了许多描绘山水的艺术作品,古琴曲《流水》就是这样一首富有表现力的乐曲。所以,聆听《流水》,不妨想象自己徜徉于山水之间,想象关于流水的不同景象:滴滴清泉,潺潺溪流,滔滔江河,茫茫大海……

如今流行的《流水》琴曲,大多出自张孔山一脉,即刊于《天闻阁琴谱》中的《流水》,也即管平湖先生演奏的版本,乐曲共分九段。第一段是引子,三两散音,松沉旷远,旋律时隐时现,恍见高山耸立,草木葱笼,云遮雾绕。忽闻淙淙水声,音乐转至第二段,那是古琴清澈的泛音,活泼的节奏,如见松根清泉,幽涧寒流,晶莹剔透,玲珑作响。第三段是第二段的变化重复。第四段是如歌的旋律,婉转悠扬,绵延不断,此时的流水已出山汇流,渐成江河,波涛起伏。第五段是第四段的变化重复;第六段为张孔山创设的一段,所谓“七十二滚拂”,其“猛滚、慢拂”作流水声,又在上方奏出一个递升递降的音调,两者结合,如滔滔江水,汹涌澎湃,息心静听,“宛然坐危舟过巫峡,目眩神移,惊心动魄,几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、万壑争流之际矣。”第七段,高音区迸发出连珠式的泛音群,轻盈飞溅,恰如轻舟已过,余波激石。第八段,变化再现了前面如歌的旋律,热情奔放,段末复起流水“滚拂”之声,前后呼应,令人回味。第九段:江河浩荡,朝宗归海,杳然徐逝,尾声再起清越的泛音,让人沉浸于“洋洋乎、荡荡乎”的幽思中。

龚一先生传承的应是《琴砚斋琴谱》中的《流水》,是演奏时长较短的一个版本,不到6分钟,有些重复的段落省略了。他主张去粗取精,删除古琴曲中冗长重复的乐句和段落。

据传,张孔山道长九十多岁时,只身离观云游四海,从此不知所终。想象他仙风道骨,走四方觅知音,或是彻底回归自然,在高山流水中结束自己的人生之旅,那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呢?而遥想“旅行者1号”上的《流水》,以永不停止的飞翔永不停止的吟唱融于太空,只有起点,没有终点,让琴声回响于宇宙,不由得让地球人倍加感怀: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聆听这样的古琴曲,会否明白瞬间就是永恒?人生之旅会在这样的感怀中愈加淡定而轻盈。

(扫码看更多)